旅行青蛙中国之旅游戏

小说:旅行青蛙带回礼物,四合院美好生活开启

“哥哥……嗯嗯……真好吃!”

小丫头大口吃着肉肉,嘴角沾满了油。

“然然喜欢吃,哥哥天天给你做。”骆向东满脸温柔。

“好啊!好啊!”

随即,小丫头低下了头。

“然然每月吃一次肉就够了,还是把钱存下来吧。”

骆向东听罢心疼的摸了摸小丫头脑袋。

“然然,哥哥今天可是升了三级钳工哦,工资有四十五块钱,以后家里不缺钱啦。”

小丫头大喜:“哥哥升职啦!太好了,哥哥升职啦!”

旋即脸色又黯淡了下来,小声说道:“还要给那个女人分一半么。”

骆向东立马就听出来了小丫头的意思,小丫头口中的女人就是秦淮茹。

哥哥整日消沉、借酒消愁就是为了这个女人,小丫头虽然年龄小,却分得清好坏,秦淮茹根本没正眼看过哥哥。

之前,每次半夜秦淮茹来“借钱”,小丫头就很不高兴,只是哥哥执意如此,她也没有办法。

而且,在这个大院内,棒梗总是欺负她,抢她的东西。

之前哭着告诉哥哥的时候,哥哥也没有太大反应,只是叹气。

哼,一定就是因为那个女人。

今天的哥哥有些不一样,直接跟贾张氏正面对抗,所以小丫头才敢发发牢骚去说秦淮茹。

骆向东半跪下来,双手捧着小丫头的小脸。

“然然,跟着哥哥你受苦了。”

“不苦,然然最喜欢哥哥了!”小丫头顿时眼圈通红。

明明工资一样高,对门秦淮茹家人口比自己家还多,可是对门隔一段时间就能吃肉,小丫头一个月也难得吃上一回。

明明是棒梗带着妹妹抢自己的玩具,可大院里的人却都视而不见。

骆向东有些心疼,原主倒不至于不爱妹妹,只是为情所困已经看不清很多事情了。

“然然,哥哥向你保证。”

“以后绝不和那个女人有牵扯了,也不会再借钱给她,我们的钱留给然然补身体用。”

“以后也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负然然,不管是棒梗还是任何人,谁要是再敢欺负你,哥哥打得他妈都不认识。”

边说着,骆向东边笑着挥舞着拳头,显示自己的强壮。

小丫头被逗笑了,蓦地抬起头,大眼睛爆发出星光。

“真的!拉钩,一百年不许变。”

“好,拉钩,一百年不许变!”

“哥哥,还有,然然不要钱,我们把钱存下来,给哥哥娶媳妇。”

“哈哈哈,好!娶媳妇,给然然找个嫂子。”

“……”

清晨,四合院。

“叮咚,蛙崽回来啦!”

“叮咚,蛙崽给您带回了旅行特产”

骆向东从睡梦中惊醒,抬头一看,天还是黑的。

脑海中的倒计时已经归零。

骆向东有些疑惑,奇怪,这还没到二十四小时啊。

但是这些不重要,虚拟青蛙这次直接递给了他一个包裹。

“叮咚,开启包裹!”

“叮咚,恭喜主人,获得古武术拳法套餐,使用可以增强体质,还熟练掌握华国古武拳法!”

“叮咚,恭喜主人,获得生活大礼包一套。”

……

居然是古武术!

这次的旅行特产依旧这么给力。

没有丝毫犹豫,骆向东点开了古武术拳法。

顿时感觉体内涌现一股力量,身体的各项技能全面提升了。

随后,大量的古拳法知识涌入大脑。

骆向东随手摆了几个姿势,竟然有练习了多年的那种熟练感,一时间惊喜异常。

要说骆向东最想做的事情,就是改善下这幅身体。

常年酗酒的影响,孱弱不堪,没想到,就这么给解决了。

现在的他,不说多,寻常三四个男子也近不了身。

感受了古拳法的奥妙之后,骆向东打开了生活大礼包。

顿时,一大堆生活用品出现在眼前,堆成了小山。

里面有些东西是很实用的,但是更多的……

“这是什么鬼,卫生巾……就算给然然当尿不湿她也不需要啊!”

“我去,杜蕾斯。”骆向东赶紧揣起来放进口袋,这要是被然然看到可就糗大了。

“还有老鼠夹,算了扔外面吧。”骆向东顺手就把这玩意扔进了小院。

“居然还有这个,我要给蛙崽五星好评。”

骆向东一脸兴奋拿起几样东西,上面赫然写着:“我吃火锅,你吃火锅底料的火锅底料”

名称虽然不正经,但里面金黄色的牛油让他食指大动。

想起以前,三五好友一起,坐在热腾腾的火锅旁。

热辣的牛肚,嫩滑的羊肉,再来一份焦脆的酥肉,简直不要太爽。

没有什么烦恼是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,如果有,那就两顿。

这几包火锅底料对于骆向东而言,千金不换。

剩下的也没翻出什么好货,随手整理了一下,骆向东狠狠伸了个懒腰。

小丫头还在熟睡,骆向东轻轻推开房门出去。

外面下着鹅毛大...

此时的他竟然丝毫不觉得冷,骆向东嘴角荡漾出笑容。

美好的一天啊!

“才这么点,孩子们都好几天没吃肉了。”

温柔的声音带着一丝嗔怪,有埋怨,更多的带着撒娇。

只是听声音,肯定还以为是一位温柔的妻子在和丈夫撒娇。

骆向东嘴角的笑容凝固了。

真是倒霉,一出门就听到戏精选手在驯服舔狗。

“最近我手头也紧,这不马上过年了吗,还得给家里备年货呢。”

傻柱嬉皮笑脸的说跟秦淮茹说着话。

“我才不信呢,你每个月那么高的工资,还不够你买年货啊。”

秦淮茹一脸谄媚,嘴里却从来没离开要钱。

“哪儿啊,这不平时都给你了嘛。”傻柱摊手,“要不这样,等过年,再给你五块钱,就当是给孩子们压岁钱了。”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秦淮茹莞尔轻笑。

这一笑让傻柱人都酥了,一时间盯着秦淮茹傻愣着说不出话。

秦淮茹脸上笑容依旧,心到真是个没出息的男人,见到女人就走不动道了。

要是池塘里的鱼都像这样就好了,拿捏的死死的。

想到此处,秦淮茹又忍不住看向傻柱隔壁骆向东的房子。

此时骆向东正站在门口,大雪纷飞,视线有些模糊,再加上骆向东开门声音很轻,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他也在门口。

秦淮茹马上和傻柱分开了点距离,娇柔的喊了声:“向东,早啊!”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